注册

“鬼才”马伯庸:脑洞慢慢开到“四指”


来源:凤凰网湖南综合

3月31日,长沙梅溪书院,马伯庸和周行文与读者合影。图/实习生 刘雅婷摄凤凰网湖南讯(文/实习生何婧 实习生刘雅婷 王鑫)许仙是个医生,他最喜欢夏天与白素贞同饮雄黄酒,然后抱着现出原形的妻子乘凉避暑。

3月31日,长沙梅溪书院,马伯庸和周行文与读者合影。

凤凰网湖南讯(文/实习生 何婧 刘雅婷 王鑫 图/实习生 刘雅婷摄

许仙是个医生,他最喜欢夏天与白素贞同饮雄黄酒,然后抱着现出原形的妻子乘凉避暑。法海是人和妖生的孩子,备受歧视。他恨透了自己的妖怪血统,一心要洗刷之,所以捉妖无数……

这是“白蛇传”改编作品《白蛇疾闻录》里的桥段。3月31日,长沙梅溪书院,作者马伯庸带着这本脑洞大开的新书,与读者面对面。

马伯庸号称“鬼才作家”。他好读史,经常利用史料、通过逻辑严谨的“论证”来编排历史,被人戏称“一本正经的扯谈”。代表作《风雨<洛神赋>》和《破案:孔雀东南飞》,相继获得了号称正统的人民文学奖和朱自清散文奖,出乎许多人的意料。

总而言之,马伯庸是中国文学圈一个奇特的存在。他是怎么做到的?那些脑洞大开的段子,又是如何炼成的?读者见面会当天,马伯庸接受凤凰网湖南专访。

马伯庸在读者见面会现场。

“渣男”许仙变身爱妻狂魔

凤凰网湖南:为什么要选择白蛇传这个知名度这么高的故事来改编呢?

马伯庸:大家都知道中国有四大古典悲剧,一个是孟姜女,一个是董永,一个是梁祝,还有就是白蛇传。其他几个故事实际上都偏现实,只有这个故事天然具有奇幻色彩,且本身人物关系非常有张力,有足够的空间让我们发挥,去添一些新的东西在里面。历朝历代关于白蛇的改编实际上也是最多的,因为这个故事天然就有吸引创作者去做的魅力。

凤凰网湖南:改编经典是件很有风险的事,你会有压力吗?

马伯庸:我觉得没有压力,把耳熟能详的故事重新做阐释,让大家能领略到新的感受,这是创作者的野心,经典故事的再创造是很有意思的事。要说有压力也是这些经典的改编文本,对我们会有指导作用,就会绕着走。比如《新白娘子传奇》把许仙跟白娘子的家庭生活做得很细致了,那我们这一块就可以放弃,就像绕过很多障碍来发掘自己的一条新路,当然也不会有顾虑。

凤凰网湖南:《白蛇疾闻录》中,最大的颠覆是什么?

马伯庸:做经典文本的再创作,一个是情节上的再创作,另一个是对人物全新的阐释。 比如原故事中许仙这个人,就本质来说很懦弱、胆小、怕事儿,但他内心爱老婆,是个爱妻狂魔。他为了老婆可以摒弃自己的这些顾虑和胆怯,最后去把老婆救出来。我跟老周都问自己,如果我们是许仙该怎么办,应该有责任感。

凤凰网湖南:这部小说里的哪些人物的是你比较喜欢的改编?

马伯庸:许仙,等于让他脱胎换骨。法海这个角色我也喜欢,法海也做了小小的颠覆,从他原来讨厌的性格中提炼出一些我们认同的想法。比如以前觉得他多管闲事,但在这里面,他是有原则的人,像悲惨世界里的沙威警官一样,虽然不认同他的看法,但会觉得这个人坚持、执着。

马伯庸和周行文在读者见面会现场。

“脑洞开了,开三指,慢慢开到四指”

凤凰网湖南:你的作品中经常能看到很多脑洞,比如《白蛇疾闻录》中的飞行限行,这些脑洞,你都是怎么想到的?

马伯庸:把现代生活放到古代去,只要能够自圆其说,就没问题!脑洞其实也能训练,首先要保持好奇心,其次要能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回馈,脑洞就逐渐开了,开三指,慢慢的开到四指。

凤凰网湖南:其实人长大的过程,也是好奇心逐渐丧失的过程,你的好奇心是如何保持的?

马伯庸:我小时候大概转学十几次,这种结果就是我没有同学,没有长时间保持联系的亲密朋友。这种情况下只能自娱自乐,为了有足够的素材,只能保持好奇心,算是生存技能。

凤凰网湖南:你有什么保持好奇心的日常习惯吗?

马伯庸:我每到一个地方会查当地所有地名,看有哪些好玩的地名。去年来长沙,去岳麓书院过湘江时,打开GPS就看到一个小区叫“航空母舰小区”。我觉得特别有意思,为什么这个地方会叫航空母舰?于是我把这个发到微博上跟大家聊这个是怎么回事,虽然最后也没有找到答案,但类似的事我做的非常多。尤其现在有手机特别方便,我看到好玩的东西会发出来跟大家分享,网友会跟我做互动。他们想象力比我丰富多了,会给我大量好玩的反馈,并且把这个想法做拓展。这样一来一往,时间久了,思维自然会变得比较有开拓性,而且会激励我去保持好奇心,因为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群人跟我有一样的好奇心,能把我的想法跟他们分享,是挺幸福的事。 

凤凰网湖南:你微博上常常会提到儿子马小烦,在平常跟马小烦的相处过程中,你觉得小孩的想象力或者他的那个语言表达力,会给你什么启发吗?

马伯庸:小孩确实能从意想不到的角度来判断,我爱玩手机,但不让他玩,有一天早上吃饭,我先吃完了,趁他还在吃,我就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他看见了,说:“爸爸,你在那玩游戏吧?”我说:“没有,爸爸回个微信。”他说:“你手机横着拿。”当时我突然觉得这个推理能力好强,大人很少能想到这一点,但是他就能很自然地想到横着是玩游戏,竖着才是回微信,所以我觉得小孩的观察视角很犀利。

凤凰网湖南:关于马小烦读书方面的培养,你会帮他选择读物吗?还是给他原创故事?

马伯庸:我会给他原创一些儿童故事, 现在我儿子已经养成习惯,这个习惯对我来说也是个训练。我儿子每天晚上睡觉之前会说,今天晚上我要听关于窗户的故事,他每天晚上给我一个命题,一定要听新的。我必须要在极短的时间内想出关于窗户的故事,讲给他听,直到他睡着为止,这个对我来说也是文学训练。

 

马伯庸和周行文接受凤凰网湖南专访。

“被贴标签不可避免,但别只盯着其中一个”

凤凰网湖南:你的小说许多都是有历史背景的,所以你对历史应该很感兴趣吧?关于历史的构架你是怎么把它打造起来的?

马伯庸:很难说有什么办法,就是日常读书积累的问题,不可能有一个方法论,立刻什么都明白了。我从初中开始看书,到大学之后看的书多一点,我觉得这个东西是读书多了之后自然就成体系,很难从一开始按照某一个体系去培训或者训练,那样的话我估计跟考试一样,会觉得很痛苦。

凤凰网湖南:写得多了,有时也难免出纰漏,比如前几年有人说你历史知识不够扎实,这种情况你怎么看?

马伯庸:说得对就改呗,下次把这事改掉就行了。从相反方向来说也是好事,出什么问题大家会随时告诉我,能随时改。如果是以前的模式,出了书后,可能读者看到书有一肚子意见,但没有渠道发给我。现在很多读者看完我的书后,直接跑到微博上,“你这有问题!你这个地方怎么回事?”如果是对的话,我就改过来,这也是自我净化、自我提高的过程。

凤凰网湖南:听你之前说过,你是属于努力多于天赋的作家?

马伯庸:天分是当你能够做到90分时,能给我往上拔,但90分前都是靠辛苦的。当你的辛苦和长期积累达到90分了,天分会助你再往上走一步,到95或100分。在这之前,如果本身基础能力差,就算有天分你可能也就到3、40分,及格都不到。

凤凰网湖南:这么说来,你是一个对自己、都写作很有要求的人吧?

马伯庸:对,如果能够通过我的作品,让大家对它背后的真实历史感兴趣,有兴趣去打开搜索引擎,搜这个人、这个事在历史上的真面目,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凤凰网湖南:你自律吗?典型的一天是怎样的呢?

马伯庸:七点起床,吃个早饭后送孩子上幼儿园。回来后大概8点半到9点,找一个咖啡厅或我自己的工作室,开始写东西。中午吃个饭,基本上写到晚上5点钟,准时结束。回到家,要不陪孩子玩,要不看电视、看片,绝对不再碰任何写作的东西,就跟上班族没区别。

凤凰网湖南:“马伯庸”是你给自己起的笔名吗?为什么要用这个名字呢?

马伯庸:这个名字是在03年起的,原由已经忘了。但是我很喜欢这名字,中正平和,也不是特别中二。而且这个名字有一个好处,别人看到这名字都以为是一个很老、很笨拙的人,没想到看到真人的时候会这么年轻。我如果起一个年轻的名字,别人看到后觉得原来我这么老,这不就反了吗?

凤凰网湖南:说在微博上你向来都比较活跃,有的网友可能会跟你开玩笑怼你,你会不舒服吗?

马伯庸:看他怼的水平怎么样,如果特别好的话,就算是黑我,也忍不住想转出来,有一种超越了道德判断的单纯的智力的美感,但是有些怼得太难看的,就直接拉黑。

凤凰网湖南:因为这些跟网友的互动,给你招来了不少标签,比如“网红段子手”这种的,你会介意吗?

马伯庸:被贴标签是必不可避免的,但也希望大家千万不要只盯着一个标签,每个人都是多面的,如果要单纯以一个标签来定义的话,就有点偏颇了。

[责任编辑:向云]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网站地图 太阳城会员登入 幸运大转盘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真人游戏
菲律宾太阳城娱乐网 申博开网登入 申博娱乐在线下载登入 菲律宾申博开户登入
申博游戏网址 咪牌百家乐 申博娱乐网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澳门博彩公司 申博太阳城登入 申博开户 极速百家乐
咪牌百家乐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