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访《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我不能理解台词“命就是钱”


来源:凤凰网湖南综合

陆勇觉得,自己被丑化了。

陆勇觉得,自己被丑化了。

在《我不是药神》电影中,陆勇变成程勇(徐峥饰演),是神油店老板,帮助买不起进口抗癌药的白血病人,走私低价印度仿制药救命,被病人尊称为“药神”。

真实的故事是,2002年,陆勇被检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需服用“格列卫”的抗癌药,售价是23500元一盒,这几乎掏空了他的家底。他偶然了解到印度生产的仿制药一盒仅售4000元,陆勇分享购买信息,并帮助病友购买此药,人数达数千人。

2015年2月26日,湖南省沅江市人民检察院发布了一则对于陆勇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案的《不起诉决定书》,陆勇成为了中国第一个代购仿制药未入刑的人,也被称为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案始末,详情见本专题第三条《一图读懂“药神”原型陆勇》。)

2015年5月,一位叫韩家女的编剧联系了陆勇,表示希望可以获得他的授权,把他的故事改编成电影。

三年后,这部名为《我不是药神》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上映,首日以超过人民币3亿元的佳绩成为当日全国票房冠军,豆瓣评分截至目前9.0分。

从2002年被发现患慢粒白血病,到现在16年了,50岁的江苏无锡人陆勇,还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不过,他享受现在的状态,他还能游泳达千米距离,他甚至去了一趟西藏,他看上去像一个正常人。

他更喜欢,人们叫他“药侠陆勇”。

撰文丨何婧

编辑丨南风

专题统筹丨南风

正文共4802个字,预计阅读10分钟▼

陆勇又一次火了。

7月5日,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我不是药神原型”的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榜。

这一天,他称自己“被媒体轮番轰炸”,连着接受了十几家媒体的采访,尽管声音听起来有些疲倦、沙哑,仍坚持到了晚上11点多,接受完凤凰网湖南采访后,他才睡觉。

而上一次这么密集地接受采访还是在2015年2月,他此后开始被人们称为“药侠”。

电影上映了,关于电影、关于陆勇本人、关于慢粒白血病、关于仿制药,网上讨论得热火朝天。

影片虽然备受好评,陆勇本人一开始却颇有微词。徐峥饰演的主角程勇和原型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格,代购药物的出发点也完全不一样,这让陆勇觉得自己被丑化。他急了,甚至发微博澄清。

不过现在,陆勇慢慢接受了程勇。但有一件事,他不得不担心。

陆勇出现在《我不是药神》的首映礼上(图片来源于网络)

关于电影

“想起了过去很多艰难时刻,很难受”

凤凰网湖南:你从什么时候知道这部以你为原型的电影在创作或者拍摄?

陆勇:2015年5月,编剧韩家女跟我联系,想把我的故事改编成电影,她说如果拍成电影,这个群体会吸引更多人关注,我觉得是好事情,就授权了。

凤凰网湖南:剧本出来后你看到了吗?

陆勇:没有看到。

凤凰网湖南:那是直接投入拍摄了吗?

陆勇:也不是,第一版的剧本的名称叫做《生命之路》,她没有给我看,但是我从网上知道了消息。

凤凰网湖南:你怎么发现电影塑造的形象跟你想象的有出入?

陆勇:2016年年底,电影海报公开了,主角徐峥出演了一个神油店的店主,偶然间发现了印度治疗白血病的低价药物,于是去贩卖,赚了大钱,良心发现又去帮助患者,最后被抓被判刑。这与我料想的故事发生了很多变化,之前说的是只能做正面的原型,现在对我的形象有所损害。

凤凰网湖南:片方跟你沟通过吗?

陆勇:2017年2月,宁浩跑到无锡与我当面沟通,他说电影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所以要做一些艺术性的改变,使电影情节更具有复杂性,更有吸引力。

凤凰网湖南:2017年3月,徐峥跟你聊过两个小时,你们聊了什么?他是一个喜剧演员,你对他饰演你有信心吗?

陆勇:剧组在南京进行一个开机仪式,把我跟其他四五位病友请到了现场座谈交流,我把我生病、被抓、无罪释放、患病以后生活的改变、怎么去求医、怎么看病、怎么吃药等讲述了一遍,让他们更好地了解白血病患者。

我觉得对他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因为他好像是戏剧学院出来的,表现力还是可以,对他演好这个角色并没有太多的质疑。

凤凰网湖南:这个电影你一共看过几次?感觉如何?

陆勇:三次。我看完电影后,想起了过去很多艰难时刻,很难受。

有三个点让我印象很深,第一点是王传君演的吕受益上吊,药断了,没地方买,唯一的办法是做骨髓移植,需要很大一笔钱,他觉得自己成为家庭负担,没法照顾孩子,很过意不去。这个场景是有真实案例的。

第二点是黄毛开车,保护药品冲出去。我父亲也是出车祸走的,当时他的退休金还没领完一年,为了我去另外的工厂联系业务,结果出车祸不幸身亡。

还有就是看到那么多QQ群,表现了人对求生的渴望。

凤凰网湖南:之前的电影版本跟现在的版本是一样的吗?

陆勇:这个我不能跟你说(笑)。

凤凰网湖南:你觉得你和影片中的程勇有什么不同?

陆勇:有很大不同,因为程勇是一个健康人,我是一个患者,程勇是通过偶然的机会卖药给人家赚了很多钱。我帮助病友完全是无偿的,从第一次知道印度药之后告诉群里面的病友,我没有动过一丝念头,去赚一分钱。

凤凰网湖南:你还对电影有什么看法?后来你又是怎么接受这部电影的呢?

陆勇:电影台词非常夸张,为了吸引眼球,电影里面那句“命就是钱”,这是我所不能理解的,我的家人、朋友、病友看了以后觉得对我的形象不太光荣了,侵权了。

后来,电影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有许多专业的影评人、记者说电影很感人,很正面,有好多人看完后落泪了。并且片方把电影形象和真实的我做了区分,说电影是电影,我是我。包括徐峥在清华大学的首映式,也强调了这点。我们也挺能理解他们的难处,所以双方就达成了和解。

凤凰网湖南:电影中那句“这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你怎么看?

陆勇:钱不是万能的,我觉得这是讽刺吧。有钱的话可以吃进口药,没钱的话可以吃国产仿制药,更加贫穷的患者,我们的公益组织、慈善组织也能解决一些问题。

《我不是药神》电影剧照

关于格列卫

“我没有吃过中国的仿制药”

凤凰网湖南:你现在吃的是哪种药呢?病友们呢?

陆勇:Necto公司的Veenat我吃过六年,2010年我开始吃Cyno公司的Imacy一直到现在。病友们也是吃印度仿制药比较多。

2012年前,印度有8家工厂生产,现在我觉得已经有超过10家了,所以Imacy在印度我估计十几家工厂生产过。

凤凰网湖南:你当时为什么突然选择吃这个药?

陆勇:因为Cyno 公司给我看了他们的检测报告,他们用的是第二代晶型,贝塔晶型,人体吸收率可提高30%。

《我不要药神》中的仿制药花絮截图

凤凰网湖南:但Cyno 在报道中是一家有争议的公司,在药店不销售,检测成分也存疑,你为何相信它?

陆勇:我身体很健康,我觉得患者治疗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参考指标,对不对?如果他们的药有问题,那怎么其他患者都没有反应呢?

另外,沅江检察院在进行调查的时候,也调查了很多患者,在不起诉决定书上,对于这点也有说明。

凤凰网湖南:2011年,Cyno在国内办了四场推广会,都有邀请你去?

陆勇:并不是推广会,是病人的交流会。

凤凰网湖南:大家是通过你了解到有这种便宜的药吗?这个药你吃了多久后选择推荐给大家用?

陆勇:对,对,对。

我没有好像很刻意推荐给大家用吧。

凤凰网湖南:现在找你买药的人多吗?跟之前相比如何?

陆勇:现在每个月最多两三人。最高峰的时候是2015年我的案子结束以后,一天能有7家人找我。

凤凰网湖南:目前中国许多省市把原研药格列卫列入了医保。这些政策的调整,对大家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陆勇:影响很大,减少了费用支出,降低了生活压力,像我们江苏有政策,购买3个月的药可赠送9个月的药,一年只用花18000元左右。

凤凰网湖南:现在中国也有药厂在生产仿制药,这种厂家大概有多少家?价格如何?你吃过吗?

陆勇:有3家。一盒的价格是3000元-5000元,也是120粒,一个月的量。

我没有吃过。第一,我们作为患者,只要旧药有效,就会一直服用,而不会轻易换药;第二,2013年专利到期的药是阿尔法型,后来推出了贝塔型在中国专利期2018年才过期。

凤凰网湖南:目前慢粒白血病群体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陆勇:原版药也好,仿制药也好,我觉得一代药已经不存在问题了。

但现在对于慢粒白血病来讲,还有很多患者会产生耐药,会需要二代药、三代药。现在二代药价格非常昂贵,尼洛替尼是36000元一盒,达沙替尼好像是39000元一盒,都是一个月的量(目前网上售价有下降)。

三代药在中国还没有上市,但是在美国的价格是几千块美金一盒,如果这个药在中国上市,我不知道会以怎样的价格销售,这些患者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面临我当时遇到的问题。

凤凰网湖南:2015年之后,国外新药的审批流程缩短,食药监总局发文,要求中国仿制药在2018年年底前完成生物一致性评价,对此,你有什么建议?

陆勇:我们也很关注这个事情,希望尽快完成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也可以降低病人的药品负担。

凤凰网湖南:之前云南省工商局也是找你牵头,希望通过你促成云南药局和印度药局合作。这个事情有后续吗?

陆勇:我只是牵线搭桥,现在不太清楚。

陆勇(图片来源于陆勇微博)

关于现状

“我游泳能游一千米左右”

凤凰网湖南:你现在身体状况如何?

陆勇:好多人都说我看着不像病人,脸色比他们还红润,我游泳能游800-1000米,前年去了西藏,我还上过纳木错,所以我觉得我身体还挺好。

凤凰网湖南:还有什么不良反应?

陆勇:主要是乏力、腹泻、皮肤变白、脸上有色斑、早上起床会水肿,但是至少能控制住病情了,这些副作用都能够承受。

凤凰网湖南:你曾查阅资料了解,自己还能活3到5年,从2002年被发现白血病,到现在16年了,有无科学依据,觉得自己还能活多久?

陆勇:马上下个月8月8号进入第17年,我对我自己的病情很清楚,我可以做自己的医生。

凤凰网湖南:这个病是只要一直吃药就能维持下去的吗?

陆勇:对,有一个统计数据是说,这个药的中位生存期是19.2年。通俗地说就是,如果有100个得这个病的人死亡的话,第50个人死亡的时间在得病后的第19.2年。

凤凰网湖南:你现在的收入来源是什么?

陆勇:我的纺织厂现在生意还可以。

凤凰网湖南:你现在有重新组建家庭吗?有孩子了吗?

陆勇:我早就结婚了,07年就再婚了。没有孩子。

凤凰网湖南:你今天上了微博热搜,还有很多论坛都在讨论你,你有关注到这个事情吗?

陆勇:我没有时间关注,我今天接受十几家媒体的轮番轰炸。

不管怎样,电影播出来以后,有一个非常轰动的效果,能够促进医疗改革,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所以我也愿意接受采访。

原型与影片角色对比照(图来源于网络)

关于药侠

“我喜欢‘药侠陆勇’”

凤凰网湖南:你还记得,你把相关药物的信息分享到QQ群时,大家的反响也非常激烈吗?

陆勇:每盒格列卫是24000元,当时大家每月的收入也就2000多元,一盒药得花去大半年的工资,这是不可想象的。但我告诉他们,印度药的价格只要3000元的话,他们至少就能看到希望了。

凤凰网湖南:代购仿制药被捕的案例很多,但你是第一起未入刑的,这个案件极富争议性,你怎么看?

陆勇:我跟他们不一样。

凤凰网湖南:你认为你跟他们根本的区别是什么?

陆勇:完全不同。

第一,我不是以盈利为目的来帮他们代购;第二,我的行为也不是代购行为,因为大家的钱汇不出去,不方便操作,才弄了一个独立账户,把大家的钱放在一起汇给印度(制药公司),然后印度(制药公司)给他们寄药。

他们的行为首先是一个自购行为,因为这个办法并不是我想出来的,韩国的患者2001年就吃到了印度的仿制药,我2004年的时候去韩国,跟他们的白血病协会交流,他们的会长告诉我,韩国是怎样规避专利和法律风险来帮助大家的,实际上这是互助行为。

凤凰网湖南:你的微博名叫“药侠陆勇”,你喜欢这个称呼吗?

陆勇:药侠不是别人称呼的,2015年一家媒体拍了个专题片,名字叫《药侠陆勇》,我比较喜欢这个片子,也喜欢他们起的这个名字。

凤凰网湖南:你微信也是这个昵称吗?

陆勇:我的微信现在也是这个昵称,你觉得我是不是用“我不是药神”比较好一些?(开玩笑)也能帮电影宣传一下。

凤凰网湖南:这个称号会给你带来压力吗?

陆勇:我内心很平静,我还是我自己。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默默地做这些事情,因为购买信用卡的事情被媒体曝光以后,才被大家熟知。我并没有像电影里面,有一个很大的转变、升华,我一直在这样做,这是我每天的生活。

当看到病友群里的头像有的很长时间不亮,然后突然有一天又亮了以后,发现原来不是本人,是他的家属来告诉我们他已经走了的消息。非常难过,这些患者的离开,也会让我们考虑我们自己的问题。

凤凰网湖南:你觉得,是什么样促使你成为侠客般的人物?

陆勇:因为我自己也是个患者,知道被疾病折磨的压力,所以我从来没想过要挣一分钱,如果我想到要挣钱的话,印度的药只需3000块钱的事,可能全中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如果要赚钱的话太容易了,对不对?

我根本不需要。我把所有信息全部公开给病友,他们按照自己的方式汇款。

我如果有这个念头的话,肯定早就出事了,对不对?

凤凰网湖南:从开始默默无闻,到被媒体关注,重归于平静后,又重新成为焦点人物,你更喜欢哪种状态?

陆勇:我更喜欢,我是一个正常人,最好不要生病的生活。

但是我现在生病了,机缘巧合变成关注的焦点,但是我更希望过宁静的生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凤眼话题

哪些电影情节戳中了你?

[责任编辑:张桂琪]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网站地图 现金网百家乐 ag真人百家乐 百家乐真人游戏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在线开户 菲律宾申博在线网上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官网
申博电子游戏 百家乐娱乐登入 申博现金网址 太阳城网址
申博棋牌游戏 申博138开户 申博百家乐 盛618官网
太阳城代理 太阳城手机版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