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扶贫政策“集体到期”后,怎么办?


来源:凤凰网湖南综合

“2020年脱贫攻坚全面结束后,这些政策何去何从?”张智勇觉得,这个问题现在就要开始考虑。

凤凰网湖南讯(文/袁树勋 何婧)2020年脱贫攻坚结束后,“绝对贫困”会被消灭,但地区和城乡发展不平衡等“相对贫困”还会继续存在,扶贫工作仍然任重道远。很多计划在2020年“到期”的扶贫政策,届时如何过度延续?这个问题,现在就应着手准备。

2月11日,春节假期结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了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指出,今年要加大力度推进深度贫困地区攻坚。攻坚期内,摘帽县和脱贫人口继续享受扶贫政策。

脱贫攻坚战取得胜利,政策的支撑起到决定性作用。当下的很多扶贫政策,都以脱贫攻坚为“主轴”。其中某些,更是为脱贫攻坚量身打造的超常规政策,政策的有效期,截止于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的2020年底。

离这个时间点只有一年多时间了。届时,这些“集体到期”的政策该何去何从?

这个问题,关系到脱贫攻坚成果的巩固,和后一阶段扶贫工作的顺利推进。考虑到政策较长的调整周期,现在就应着手准备。

国务院发文允许深度贫困地区的指标跨省域调剂

超常规政策

“增减挂钩结余指标跨区域交易”,就是一项超常规政策。它因扶贫工作而生,随着“脱贫攻坚三年行动”的出台而升级,政策的截止日期明确为2020年底。

所谓增减挂钩,指“农村建设用地减少”与“城市建设用地增加”挂钩。指标的产生,自有一套机制。有了这类指标,地方政府可以突破年度建设用地计划之上限。对建设项目多、用地需求大的地区来说,很是宝贵。

增减挂钩项目,通常由县人民政府负责组织实施。所产生的指标,最初只允许在县境内使用,相当于“自产自用”。

2016年,国土资源部出台政策,允许贫困县的增减挂钩节余指标在全省范围内出售。政策推行之初,就被国土资源部官员介绍为“为支持扶贫而采取的超常规政策”。

为了保证政策顺利实施,国土资源部又陆续出台了一系列配套措施。

其一,大幅压缩分配给发达地区的新增建设用地指标数量。发达地区“指标饥渴症”加重,向贫困地区求购指标成了优先选择。

其二,提高了一般贫困地区的增减挂钩计划指标数量。深度贫困地区实施增减挂钩项目,可以不受指标规模的限制。

到了2018年初,国务院发文,允许深度贫困地区的指标跨省域调剂。助力脱贫攻坚的用意,愈发明显。

这一连串组合拳,给贫困地区带来了极其可观的红利。

四川乐山市马边县,是典型代表。它和浙江绍兴市越城区签订了7000亩指标的交易协议,协议总金额50.4亿。这个数字,相当于马边县2015年财政总收入的14倍。

截止2018年6月,全国有1250个贫困县参与了指标交易,收益总额高达800亿元。其中也包括湖南的50多个贫困县,到当年9月,它们签订的协议总金额达到了67亿多元。

这些收益,明确规定用于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

政策“集体到期”后

贫困地区每产生一千亩指标,等于当地多出了一千亩耕地;发达地区买下这些指标并用掉后,意味着当地少了一千亩耕地。

从全国层面看,一增一减,耕地总量不变。但就发达地区而言,却是纯粹减少了耕地,原本就压力不小的耕地保护局面,会更加紧张。

这些可清晰预见的负面影响,大概是“超常规”的另一层涵义——为脱贫攻坚,而超越“指标不得跨县域流转”的规定。政策的有效期,明文截止于2020年底,既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之日。

湖南率先探索的“扶贫小额信用贷款”,也存在类似情况。

它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5万元以下、3年期以内、免抵押免担保、基准利率”的贷款。条件之优厚,让它广受贫困户的欢迎。截止2018年底,全省已发放近200亿元贷款。其它省份,也陆续推出了类似的扶贫小额信贷。

如中国银监会文件所说,它是“为建档立卡贫困户量身定制的精准金融扶贫产品”。到2020年底,建档立卡贫困户全面退出后,这项政策是否会随之终止?

在湖南省扶贫办副主任、省政协农业和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张智勇看来,类似存在“有效期”的政策还有不少。产业扶贫、教育扶贫、健康扶贫、职业技能培训、整村推进、易地搬迁、保障兜底中的不少措施,都是以脱贫攻坚为“主轴”的。

张智勇接受凤凰网湖南采访 摄影/凤凰网湖南

“现在就要开始考虑”

“2020年脱贫攻坚全面结束后,这些政策何去何从?”张智勇觉得,这个问题现在就要开始考虑。

他例举了几个理由:

其一,脱贫攻坚能取得今天的成绩,上述政策的叠加效应功不可没。如果届时政策“一刀切式”中止,部分已经脱贫的地区和群众,可能会返贫。比如说,自主创业的贫困户贷不到款了,如何继续生产呢?

其二,当下的这场脱贫攻坚战,以消灭绝对贫困为目的,既让贫困地区和贫困户达到国家划定的生存红线。消灭了绝对贫困后,中国依然会存在相对贫困的问题,如地区发展不平衡、城乡发展不平衡。扶贫工作依然任重道远,依然需要政策的继续支持。

其三,政策的过渡和延续,不是拍脑袋就能决定的。立项、研究、试点、审批,是个长期过程,必须提前谋划。

张智勇透露,省扶贫办等部门,已经开始了针对上述问题的前期调研工作。不久前的湖南“两会”,身为省政协委员的他,也以提案的形式给出了建议。

“但是,问题毕竟影响深远、牵涉广泛,社会各界都应及时关注、群策群力。” 张智勇呼吁。

[责任编辑:何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新闻图片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网站地图 太阳城申博开户 太阳城集团 太阳城亚洲开户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现金网怎么样登入 申博官方开户 申博在线开户 菲律宾申博在线手机下载登入
申博娱乐网 777老虎机游戏 申博app下载 ag娱乐登入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申博手机版 幸运大转盘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登入网址 申博登入网址 申博游戏注册 太阳城手机版